前幾天與一位朋友聊天,她從南亞來美 25 年,在這邊結婚生子,卻仍然不覺得這裡是自己的家。每年仍要坐 30 小時的飛機,「回家」一趟,待一個月。不然–她說–那一年就很難撐下去了。25 年住在一個地方,卻仍然不覺得那是自己的家,是缺乏了點什麼呢?

相反的,我認識的另一位在海外工作才兩年的年輕人,已經對國內的「家」,有不一樣的感受。似乎,年月的長短,跟我們覺得哪裡是家,並不是最關鍵的影響。對一些長期的外派人員,或經年旅居海外的遊子來說,何處是吾家?

對家在何方的疑惑,在「第三文化孩子」(Third Culture Kid,簡稱 TCK)的身上特別明顯。 TCK 這詞是 1950 年代一位社會學家 Ruth Hill Useem 女士首先採用的,泛指那些在成長期跟隨父母到異鄉生活的孩子。他們的成長,除父和母的文化以外,更受居住地方的文化所影響,因此被稱為「第三文化小孩」。

這些小孩自幼在異鄉長大,交的朋友是在當地生活的人,耳濡目染的是當地的文化。那片地土,就是他的「家」。他們對父母的文化幾乎一無所知,除了通過電視、父母陳述、這些人與事,對他們來說只是一些遙遠的故事和臉孔。

所以當父母對他們說:“我們「回家」探望爺爺奶奶和其他朋友” 時,他們絕對不覺得那是「回家」,因為那動作是「離家」而不是「回家」。我認識一位巴西(Brazil)的朋友,幾歲就隨父母到奧地利(Austria),在那邊長大。從小就能講三種語言:葡萄牙語(巴西)、德語(奧地利)、英語。我問她哪裏是她的家,她沒有辦法回答。另一位朋友是法國人,嫁了一位澳洲華人,兩人在中國工作,生了一個孩子。孩子 Adam 從小就會講英語、法文、中文。

TCK 父母不應該強迫孩子認同他們的「家」就應該是孩子的家。他們應該讓這樣的孩子慢慢去尋找屬於他們自己的「根」,摸索自己的身份(Identity)。這類孩子,比較容易有身份危機(Identity Crisis),因為不知自己到底屬於哪,若身邊沒有與他們一樣的 TCK,會容易感到孤單。

但是,這類孩子有很多非常寶貴的特質,其中一些是:

  1. 他們的思維寬廣,接受新事物和想法的能力非常高
  2. 因為自小就處於不同的文化之中,他們特別容易與不同文化的人做朋友
  3. 他們不著重於雞毛蒜皮的小事。因為在不同環境裡生活,他們年幼便傾向於尋求生命中真正重要的東西

若你的孩子是 TCK,或者你認識一些 TCK,不妨多點向他們學習。你可試試從他們的角度去看世界,你會發現,這些不知自己的「家」在哪的孩子,能超越文化,有著一種不被某種文化捆綁的自由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